3764-01.jpg

似乎是關於職業病的判定,找出罹病的真正原因,不是大家熟知的細菌、病毒,而是我們日常或職場上會接觸到危險物質而罹病的環境醫學,UDC(未確診疾病中心)就是一個這樣的組織。

除了戲劇本身之外,劇末還有真實事件的受害者本人或家屬現身說法,在和大企業爭取職災給付的程序中,受到了各種不平等的待遇,不比戲劇來得那樣順利,不只是受害者,還有被害者家屬才更是心靈上的折磨吧!

EP01-02

都仲恩是TL集團的兒媳婦,可能是因為得罪了會長吧!被設計陷害,身陷醫療糾紛之中,暫時失去了醫師資格。

她私下接了業者的委託,沒多久就找出了造成職業傷害的病因,讓身為UDC所長的孔一順想延攬她入組。

宋河朗是都仲恩鄰居的兒子,瞞著母親在地鐵做維修保養的工作,可都仲恩卻從他的舉止發現他可能罹患了某種未確診的疾病,一度因為肌肉無力掉下鐵軌都無法自行爬出,幸好都仲恩發現得早,和剛好來視察的UDC的許民基一起把他救了上來。

都仲恩勸他好好接受檢查卻被嚴辭拒絕了,隔天,他發現身上長了奇怪的東西來到UDC,可是臨到頭又被高部長以升正職的考核威脅,被叫回去工作。又因為同事道英未能升任正職員工和河朗有了爭執,河朗因此掉落軌道,送醫不治。

EP03-04

因為TL集團的各種阻撓及隱瞞,讓UDC也難查明真相,河朗中毒的病因不明,卻草草地以喝醉酒結案,。

都仲恩決定加入UDC,第一個案件就是追查麵包店員工不明原因所引發的哮喘。許民基也是個火爆浪子,和麵包店老闆槓上,也看不慣他拿員工的哮喘藥開玩笑,直接砸了他的車。

只是當他繼續追查之後發現,該名員工罹患哮喘的原因可能不是麵粉引起的,而是他兼職的另外一家傢具店吧!但麵包店本身確實也存在著各種問題,都仲恩發現他們在麵包裡添加了有毒的三聚氰胺被勒令停業,而可惡的店老闆也因為偷拍女性員工、職權騷擾等罪行遭到逮捕,也算是罪有應得了!

在地鐵站,有個路人意外拍到河朗掉落鐵軌的畫面,鄭組長看了之後說這哪裡是因為職災中毒落軌,根本就是殺人現場,但畢竟還是毛成國本部長的城府深,他知道這影片若是曝光,繼續調查他們爭吵的原因的話,免不了又會扯到UDC,對TL一點好處都沒有!

路人原本想把影片交給都仲恩,不料卻被TL的人盯上,USB也掉在路邊,後來是被UDC打雜的高大叔撿到的吧!他看了之後,決定交給孔一順所長。

孔一順和都仲恩看過影片之後發現河朗的同事道英的手同樣也有痙孿的情形,認為之前的判斷可能有誤,決定重啟調查。在和河朗的母親確認後,認為河朗很有可能是汞中毒,就去調查河朗宿舍隔壁的南日廢棄大樓,果然發現了水銀。

但毛成國派去跟蹤她的人卻想趁著四下無人時斬草除根,偽裝成是失足墜樓的意外,幸好,都仲恩的前夫(?)崔泰英及時趕到將她救出。

感覺她的前夫還是愛著她的,卻因為會長的緣故才不得不分開的吧!連女兒都不讓她見,也是有夠狠的!他和會長的經營理念不合,也和毛成國本部長對立,明明是會長的兒子,怎麼感覺並沒有什麼實權,還經常被那些自以為是的部下指手畫腳的,但應該還不至於是懦弱的吧!希望~

EP05-06

都仲恩醒來之後,依然是禍不單行,她的醫療官司在TL的介入之下恐怕還是得要賠償吧!為了取回醫師執照,所有的財產都被查收了。

她和河組長重回宿舍尋找河朗中毒的證據,又被層層阻撓,就算潛入宿舍裡找到的頭髮也是被動過手腳的,幸好河朗的家中還找得到河朗的頭髮,也驗出了水銀的成份高達10倍。

但就在這時,地鐵的影片被公開了,道英也因殺人罪嫌而被逮捕。

UDC的同事們決定將河朗水銀中毒一事訴諸輿論,不料TL早已下手,矛頭依然對準了雇用都仲恩的UDC,局長要求不得讓都仲恩前往現場調查。

崔泰英前去找都仲恩,為了除掉毛成國本部長,想幫助她揭發南日地皮的事,但感覺都仲恩並不完全信任他。

都仲恩和許民基擬定了計劃前往派出所,總算見到了被拘留禁見的道英,取得他的血液,並檢驗出超出60倍以上的水銀成份。

為了找出暴露的途徑,UDC想進入廢棄工廠調查,卻還是被毛成國派的人馬擋在門外,都仲恩於是找了勞團去現場抗議,崔泰英告訴都仲恩晚上警衛的人少了,當晚,都仲恩和許民基就潛入了工廠,在地下的一間密室中發現了洩露的水銀。

原來河朗和道英組了地下樂團,偷偷潛入那裡練團,結果中毒了都不知道。

UDC召開了評鑑委員會,幸好及時找到了暴露的途徑,投票結果也判定是企業管理疏失之責,河朗的職災確定,也洗清了道英的殺人嫌疑就被釋放了。

崔泰英原以為可以拉下毛成國的,殊不知他私底下威脅了建設朴專務,對於生物基地一事隻字未提,攬下一切罪責就去自首了。

毛成國秘密處理了那些有害的廢棄物,他們居然想在土壤可能被污染的土地上建設生物基地,簡直喪心病狂!

會長收到了來自他孫女崔書琳的信件,內容卻是恐赫信,不知道究竟是誰寄出的呢?信封確實是書琳寫的,可見得應該是跟書琳很親近的人吧!

EP07-09

UDC接到一起警方委託的殺人未遂案,女友以農藥毒殺男友的案件,但女方聲稱男友是在工作場所接觸到有毒物質的,是職業傷害慢性中毒。所長和河組長來到男友工作場所觀察,廠長以三人同時作業,卻只有一人有事,以及風向為由,否認了職場災害的嫌疑,但都仲恩在看了許民基的實驗後有了靈感,正是因為風向造成的渦流,才讓男子中毒的,這才洗清了女友的殺人嫌疑。

惠美是河朗的前輩,許民基在外出吃飯時,遇到惠美的爺爺出了意外,就將他帶回UDC治療。原本約了和都仲恩見面的,惠美卻聯繫不上她,電話反而被許民基接到了,他立刻出去尋找惠美,發現她正徘徊在馬路中間,正想去找她的時候,她就被車撞了,這肇事的車也真是的,擺明了就是殺人嘛!

此時都仲恩去見了TL的會長,要求他不要對UDC出手,但會長卻說因為他需要她回去TL幫他?什麼玩意兒?之前不是說她和崔泰英聯手想毀了他們TL嗎?現在又要都仲恩回去是想幹嘛啊?

接著,突然吐血,緊急送往醫院急診室,和惠美撞在一起了,許民基被擋在門外,看見都仲恩推著TL會長的病床進入急診室。

這韓國是只有一家醫院哦?所有的病人都往這裡送?然後所有的病歷都被竄改捏造?真是匪夷所思!

總之,希望惠美沒事才好!

許民基這個人雖然有時候是太耍帥了,但正義感十足,也很勇於對抗惡勢力,雖然本身的力量很有限,總是一副自信滿滿的模樣說:你等著,交給我!結果還是被揍個半死,也真的是挺有趣的一個人了!

所幸,惠美還是救回來了,但許民基卻因此和都仲恩有了嫌隙,同時也發現她是TL會長的兒媳婦。

崔敏也誤會都仲恩可能就是毒害父親的兇手,姑嫂兩人的關係正式決裂。

她阻止會長昏倒的消息流出,也不讓毛成國見父親,還要他和哥哥商量經營的事,感覺她對毛成國也不是太信任!

崔泰英和會長交惡應該是在三年前他和都仲恩想成立工會時開始的吧!大企業成立工會不是理所當然的嗎?崔泰英的想法並沒有錯呀!可卻被毛成國破壞了,也造成他和都仲恩之間的裂痕,自此都難以恢復?

會長命令毛成國對UDC施壓,剝奪了他們的強制調查權,簡直是綁住了他們的手腳,讓惠美中毒一事難有進展。

惠美為了家計打了好幾份工,終於查出她可能中毒的原因,原來惠美在一家手機工廠打工,應該是甲醇中毒導致失明,哎!明明是個有繪畫天賦的孩子,怎麼就讓她看不見了呢?太殘忍了吧!

只是UDC沒了搜查權,不能到手機工廠調查,許民基為此忿忿不平!

但他們還是決定要做正確的事,以打工兼職的方式偷偷潛入工廠中,發現現場不只有甲醇,也檢測出現場甲醇的濃度遠遠超出安全值,原以為終於拿到證據可以懲處違法代工廠了,上頭的人依然故我,孔一順於是帶著「毒氣」去威脅委員們,要求取回UDC的調查權及強制搜查權等。

都仲恩幫惠美慶生,送她相機,帶她去看海,她說比起安慰,沉默是更好的方式!聽著好令人感傷呀!這句話其實也是真實事件的受害者所說的,編劇就把它寫進戲裡了。

最後的插曲是真人真事的現身說法,都是真實遭到甲醇危害失明的被害者,但是政府卻極力地想要掩蓋真相,他們只能夠求助於國際人權組織揭發真相,說來也是挺悲哀的!

甲醇會導致眼睛失明這件事,我以為是常識,因為之前也有假酒事件,就是用甲醇代替乙醇,也就是酒精,之前看的「JUSTICE魔鬼正義」,也有提到相同的議題,黑心企業太多了,出了事就只想掩蓋,毛成國本部長在這齣戲裡扮演的就是這麼個擦屁股的角色吧!

EP10-11

崔坤會長將收到威脅信一事交給都仲恩去調查,而隨信件附的頭髮竟然是書琳的,簡直毛骨悚然了吧!

都仲恩求助UDC的同事們一起調查,因為她認為寄恐赫信的人應該是TL企業職災的受害者,於是著手調查關於坤中毒的職災案件,但都沒有任何線索。

其中金楊熙研究員自殺案,她的父親金永德很有可能是犯人,都仲恩也不知道哪來的靈感,來到了廢棄工廠調查,竟發現了金永德的屍體......。

(劇末介紹了1988年時爆發的職業病卻因為奧運被政府壓下來了,其中介紹的煙囪醫生則是致力於環境醫學,找出職業病的偵探醫生。)

解剖後發現金永德是慢性水銀中毒的患者,十年前經營的TL顯示器工廠,因水銀洩露問題而關廠,TL卻不聞不問。而在TL化學研究所工作的女兒自殺後,更加怨恨TL,露宿街頭。

毛成國的堀起就是因為處理了十年前水銀中毒的職災問題,對受害者不聞不問,將責任推給委外工程的廠商又將有問題的機器以二手賣出,只為了降低TL的職災比例,根本就是推卸責任呀!崔泰英當然不能認同他的作法,卻很得崔坤會長的信賴及賞識,才會一路平步青雲地當到本部長的位置。

一直在UDC打雜的高英吉大叔竟然是毛成國的眼線,被孔一順發現之後就辭職了,因為他和金永德是從小到大的好友,所長也應高大叔的要求暫停調查水銀慢性中毒之事。

許民基不放棄地繼續和遊民們打交道,終於打聽出金永德可能是被TL所殺,都仲恩之後也和崔坤會長交易,取回UDC所有的權限及研究經費。

EP12-16

急診室爆發了集體不明原因引發的呼吸系統的疾病,TL醫疏的洪教授卻為了自己的論文報告而隱匿不報。但申成植醫生還是不顧教授的反對私下向UDC舉報,可因為不是正式委任又不能直接調查,於是病情持續擴大中.....。

這劇情有點眼熟,如果我猜得沒錯,應該是加濕器的殺菌液有問題吧!是之前看過的某齣戲裡的橋段,也是根據真實事件改編的。

崔敏決定辭去醫學研究所,轉而為接班TL做準備,直接就成為TL醫院的理事長了,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就是不一樣!

崔泰英也是布局了好久才在理事會上當上了副會長而已,他拜託UDC務必查出病因,崔敏雖然沒有明顯地阻止,但從她之前同意毛成國本部長的利用人們恐慌營銷的手法,就看得出來,果然是崔坤會長的血親呀!

因為主治醫生為了自己的研究論文百般阻撓,威脅患者家屬拒絕接受UDC的問券調查,避之唯恐不及。都仲恩只好跟崔泰英及崔敏協助,此時,洪教授發表了患者罹患了蒙古病毒所致,但UDC的成員對此結果依然存疑。

其實身為研究員的崔敏早就知道是環境因素導致的,卻和毛成國、洪教授一起隱匿真相,真是看錯她了!

一如預期的吧!出問題的果然是加濕器的殺菌液,因為三年前一起籌備工會的委員長的兒子道允也因為使用了殺菌液長達三年之久,不只是道允,連道允的媽以及剛出生不久的孩子也死了,委員長主動請都仲恩到他家裡調查,才查出真正的原因。

崔泰英在得知出問題的是TL化學所生產的殺菌液後,認為毛成國必定會想方設法地地阻止UDC發表報告,果不其然,後續的處理被移交給了保健部,想要掩蓋真相的意圖很明顯呀!

但UDC的成員們可不會乖乖就範,河組長搞了個直播,就把加濕器殺菌液殺人的消息放了出去,也把毛成國和高層見面的畫面曝光,逼得保健部也不得不下令下架該產品,TC化學更是被抗議的被害者家屬們淹沒。

委員長更認為是自己親手殺害了出生不久的孩子以及妻子而自責不已,這哪裡是他的錯呢?錯的是無良企業呀!

都仲恩為了取回主導權,就和崔泰英聯手,當孔一順在節目上揭發在調查不明呼吸疾病時遭受到TL的阻撓,以及收到來自內部告發者可信的情報,而那個告發者正是TL集團的副會長崔泰英。

此時崔泰英開了道歉記者會,承諾會負起賠償責任,並公開授權UDC全權調查TL化學。

有一幕看著其實挺感動的,崔泰英和書琳在醫院看到了委員長和重病的道允,書琳問他怎麼了?崔泰英告訴她因為爸爸和爺爺還有公司犯了重大的過失,才讓他生病的!他完全沒有迴避書琳的問題,坦白承認自己和TL的過錯這一點,確實很難得!

其實他一直都是站在勞方這一邊的吧!才會想要籌組工會,員工們不管是不是直屬或外包的,若發生職業災害都會概括承受的,可是偏偏會長更企重那個只會粉飾太平的毛成國,他才會一直想要登高位,重整TL集團的吧!想要把這種陋習徹底鏟除。

可是,此舉只會得罪理事們吧!儘管如此,就算他必須對抗會長、妹妹崔敏以及毛成國,他還是決定做正確的事!

UDC是順利進入TL化學扣押了相關的文件資料,但最最關鍵的資料,應該是三年前金楊熙的危險物質分析報告吧!那份報告在毛成國的手中早就被滅證了,UDC能查出什麼呢?毛成國反而老神在在的。

但UDC還是從三年前的事件中查到了金陽熙,查到她當時正在進行的實驗,金陽熙做臨床實驗的白老鼠都死了,證明PHIT是對肺部有危害的有毒物質,但毛成國卻隱瞞了這一點,甚至失手殺了想揭發真相的金陽熙,毛成國的腿也是那個時候跛的吧!

於是,TL化學的任國信社長也是崔敏的丈夫被逮捕了,都仲恩將TL化學捏造的檢測報告交給崔泰英,崔泰英早就知道任國信勾結毛成國背叛了他,卻還是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正打算開記者會公開此事,卻被崔敏搶先了一步,誣陷崔泰英才是無視檢驗報告,還允許產品上市的始作俑者,也因此被逮捕了。

會長終於知道寄恐赫信的是崔泰英,他發現了崔泰英和高英吉在金永德和金陽熙的靈位前見面,他應該是在三年前承諾一定會找出真相的,想也知道,金永德哪能接近得了書琳呢?頭髮一定是熟人所為。會長當然會氣到中風嘍!

崔泰英事先發了E-MAIL告訴都仲思辦公室保險箱的事,於是和許民基、河組長潛入辦公室取得了崔泰英一直以來收集的關於TL各種不法的證據。

但寫恐赫信的竟然是高英吉,他們四處尋找高大叔的住處,都仲恩卻收到了來自高英吉寄來的包裹,裡面竟然還有陽熙在遇害前與毛成國的對話。

毛成國知道崔敏打算讓自己為這些事件負責,於是綁架了書琳,但隨後毛成國反而被高英吉綁架了。

這無良的傢伙,就該讓高英吉了結他的,都仲恩卻還是救了他,臨到頭卻還拿書琳的生死威脅她,不得將事件曝光。

但崔敏把書琳的下落告訴了都仲恩,也讓她將書琳帶走了。

毛成國還以為崔敏會保他,在法庭上依然是一副傲慢的態度,對於自己所犯下的罪行也是毫無悔意,判了廿年的徒刑,比較詭異的是,本來都是聽命於毛成國去殺人的殺手也在押送的囚車上,看到毛成國一臉驚恐害怕的模樣就夠了吧!

解決了TL的各種事件,UDC也沒閒著,接著又解決了一起因超時過勞及工作環境所引發的熱射病,也被判定為職災了。

一年後,孔一順升職了,都仲恩接了所長的位置,她在路上遇到了道英,他說他現在已經轉正職了,工作環境真的改變了很多,這都是因為河朗的緣故,她又去見了河朗的母親,她正為了非正職以及委外商的員工們的職災立法而努力著,也真的是挺令人鼻酸的吧!

劇末也是真人真事的記錄,因為是外包商的非正職員工,如果在職場上受到任何傷害都沒有任何的保障,即使死亡也只有400萬韓元的補償?這算什麼補償啊?

線上看:

全站熱搜

v484320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