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kgzGPG.jpg

這個片名還真不知道該怎麼理解才好,李判、史判,分別指的是男女主角,李靜珠法官和史以賢法官的簡稱吧!連在一起又有其他的意思?

這是關於法官題材的電視劇,卻是以兩起誤判的案件作為主軸,也是有點諷刺。

強姦未成年的嫌犯金柱亨當庭說自己不是性侵,而是在做性教育,滿嘴胡說八道,聽得陪審法官之一的李靜珠法官當場理智線斷掉,在法庭上發飆開罵,之後,當然在網路上鬧得沸沸湯湯的。

另一個法庭上,則是史以賢法官審理一起十年前殺夫的張順福在獄中的偷竊案,她對於偷竊的罪名坦承不諱,卻在法庭上當庭翻供說她沒有殺人,不惜以死控訴誤判,之後更趁著法警不注意時自殺,在法庭上留下血書寫著:「我的清白 正說明你們是有罪的(QUILTY)」,這是順便打歌的意思!

這上層的人呢,為了掩蓋張順福血染法庭一事,寧可炒熱李靜珠大鬧法庭的事件。

張順福提出再審調查,李靜珠就是負責主審的法官,剛開始搞丟的券宗是史以賢法官幫她找回來的,也是緣份。她看了史以賢在法庭上張順福的錄影畫面,自白說自己沒有殺人的陳述。

再次審理強姦犯金柱亨的時候,一個不注意,他挾持了人質,要求李靜珠一人留下,他要求將券宗燒毀,就不能定他的罪了。這時,曾在美國和恐怖份子協商過的史以賢出面了,給了李靜珠提示,要她脫下法袍,果然順利脫困。

在獄中服刑的李靜珠的哥哥崔敬鎬得知強姦犯竟挾持自己的妹妹,就把他痛打了一頓,又因為不肯和解,就以暴力殺害案站上了法庭。

李靜珠陰錯陽差地成了該庭的陪審法官,聽到崔敬鎬說他是看不慣強姦犯的行徑才會揍他的,聽得李靜珠的理智線再度斷裂,直說崔敬鎬不也是強姦了15歲的少女還殺害了她,相較之下,他並沒有比較高尚呀?

這時崔敬鎬突然翻供說自己並沒有殺人、也沒有強姦,當時的法官對於他是否是真兇明明有疑慮,關於被害人正值生理期一事渾然不知,卻還是判了他廿年的有期徒刑,他更直言真兇現在就在這個法庭上,視線停留在都檢的身上。

都檢的媽媽柳明熙就是當時審理這起案件的法官,李靜珠和柳明熙看起來似乎很親近,十年前,她甚至為了哥哥想要偷取券宗,審判結束幾年後,她辭了法官一職,跑去教犯罪心理學了。都檢的爸爸則是國會議員吧!這麼一想,崔敬鎬確實很有可能是被誤判了吧!

他說因為自己做了交易,所以不能親口說出真兇是誰,但視線始終停留在都韓俊檢察官身上,也讓一旁的史以賢起了疑心。

史以賢在看崔敬鎬案件的券宗時,曾經是女團成員的陳世羅應該是轉換跑道想當法官了吧!才會來到法院當實習生,她告訴史以賢關於崔敬鎬案子的關鍵,是被害人金佳穎穿著的運動鞋,是她在十年前拿去義賣的,唯一僅有的一雙鞋,而這雙鞋是史以賢幫都韓俊買來的,為什麼會穿在死者金佳穎的腳上呢?是都韓俊送給金佳穎的嗎?

張順福的兒子徐勇秀拿著金佳穎遇害當天掉落的另一隻運動鞋,被來到醫院探視張順福的都韓俊發現,還好他裝瘋賣傻的逃走了,鞋子並沒有被搶走。

他又來到法院門口示威抗議,卻在大冷天睡著了,路過的史判和李判就把他帶進大樓裡休息,意外看到他拿著那隻鞋子,史判追問鞋子的來源。

果然鞋子是金佳穎的,他說那天他和崔敬鎬原本是要一起去救金佳穎的,結果只找到一隻鞋,崔敬鎬就讓他留著這隻鞋到現在,說不定是破案的關鍵。

他說真兇的車牌號碼是「1371」,就寫在鞋底,兩人都心裡有數,那是都韓俊曾經開過的車的車牌號碼,卻在案發後不久被報廢了。

諸多的巧合,讓李判不得不重新審視崔敬鎬是否真是強姦殺人犯,又或者都韓俊才是真兇?不知道哪個真相會更讓她覺得難過呢?

金佳穎的父親金益哲是都議員家的別墅管理員,金佳穎遇害後,張順福的丈夫徐基浩接替了他的工作,之後就被殺害還分屍,果然真兇藏在都家呀!

李判在去見柳教授時候,發現她所使用的手果刀和張順福殺人案件中使用的是同一品牌,是是國內罕見買不到的瑞士品牌的刀,是第一夫人用來送禮的吧!這麼高級的水果刀,張順福又是如何取得的呢?柳教授說那是第一夫人送給她的丈夫都鎮明議員的。

都韓俊這個瘋狗檢察官自己主動去警局要求重新調查十年前的強姦殺人案,說崔敬鎬不是真兇,可能是自己,纏著警察調查,真是有點搞不懂他了!

李靜珠向其他法官坦白自己不能審判崔敬鎬案子的理由,史以賢自願頂替陪審法官。他一直以為李靜珠是因為犯人可能是都韓俊而心煩,殊不知真正的原因是崔敬鎬,她的哥哥有可能是冤枉的。

都韓俊從史以賢那兒拿到運動鞋,立刻跑去向父親都鎮明議員興師問罪,認為是他開著他的車去了別墅,是他把運動鞋送給了金佳穎,可是,都鎮明卻說那天是他們的結婚紀念日,而他的母親柳明熙也作了不在場證明。只是,跟崔敬鎬做交易的不是都鎮明,而是都韓俊?那個時候,他應該還只是個學生吧!

崔敬鎬無意間透露自己曾在金佳穎遇害的那夜報過警,是呀!如果他是犯人,他幹嘛要報案呢?種種的跡象都顯示崔敬鎬不是真兇,他是為了還高利貨以及籌措母親的醫藥費才和都鎮明做了交易。

史以賢告訴李靜珠他之所以特別關注崔敬鎬的案子,是因為他和崔敬鎬之間曾有過一面之緣,當年審判後他在廁所遇到他,拜託他錄下一段錄音給他正準備要動手術的媽媽聽,他沒想到那個人就是李判的哥哥。

李靜珠決定申請重審,殊不知都韓俊來到獄中和強姦犯金柱亨做了交易。

金柱亨故意激怒崔敬鎬,讓他抓狂意外撞到頭就死了!

完全搞不懂都檢的意圖啊!

在崔敬鎬的葬禮上,史以賢默默地陪伴在李靜珠的身邊,雖然口頭上說是作為法院代表來參加的,但他載李靜珠母女回家的時候,李靜珠在車上睡著了,到家了也完全沒叫醒她,就在她身邊看著券宗直到她睡到自然醒,也太令人心動了吧!只是,他默默守護的是哥兒們心愛的女人呀!他最終會和自己的父親一樣嗎?和好友愛上同一個女人,最後卻只能看著心愛的女人和好友在一起嗎?

崔敬鎬死後,警方以金柱亨是正當防衛提交地檢署,偏偏負責人又是都檢。李靜珠認定都韓俊才是十年前的強姦殺人犯的真兇,認為他沒有資格調查哥哥的案子。

史以賢則是負責審理此案的法官,都檢是酒後吐真言還是別有用心,他告訴史以賢有人意圖將這個案子以正當防衛結案,並以李靜珠的性命威脅他,那個人就是自己的父親-都鎮明議員。

史以賢在審理案件的時候也是心知肚明的吧!特地去做了現場鑑定,史判認為金柱亨的正當防衝不成立,甚至連過失致死都搆不上,都檢改以殺人罪重新起訴,總算是還了崔敬鎬一個公道!

由於張順福依然昏迷不醒,李靜珠決定暫時中止審理張順福的再審申請,此時,金佳穎的父親金益哲回國了,李判和史判在醫院裡遇到徐勇秀和金益哲,他一聽到張順福的名子就面露異樣,認為他可能知道什麼內情吧!

都鎮明將金佳穎的運動鞋燒了,這算是湮滅證據吧!都韓俊拿著恐赫的字條跑去找父親,認為他竟然威脅自己的兒子,都鎮明當然是全盤否認!

這時我突然萌生一個很可怕的想法,如果寫恐赫字條的不是都鎮明,那只能是他媽了,那個在法院、法學院,裡裡外外都更受人敬重的柳明熙教授了!不覺得更毛骨悚然嗎?她可是眾多法官們推崇的楷模呀!

然而私底下的柳明熙卻是都鎮明議員家暴下的受害者,但她完全不顯露於色,依然扮演著議員得力的賢內助,也為都鎮明想要競選總統大位加了不少分。而她和史以賢的父親史正道之間的三角關係,似乎也是剪不斷,理還亂的程度,史以賢曾要求史正道遠離那一家人,他不想父親一輩子都被柳明熙牽著鼻子走,才會和從小到大的哥兒們都韓俊漸行漸遠的。

還以為都韓俊雙重人格來著,明明是他自己和金柱亨做了交易,還以為是他要金柱亨「殺」了崔敬鎬的,沒想到他交易的內容只是表明立場,說崔敬鎬是他女人的哥哥,不管誰說什麼都不能動他!他原本是想保護崔敬鎬的吧!但悲劇還是發生了!

他獨自承受著李靜珠的埋怨,直到他和史判兩人聯手揭穿金柱亨故意殺人的事實後,才得以解開誤會。我也覺得法庭上的史以賢超令人心動!

李靜珠希望都韓俊不要再插手她哥哥的再審調查,拜託史以賢勸勸他,都韓俊這才知道史以賢為何突然間開始疏遠他,因為他是父親心愛的女人所生的兒子,這種情感很複雜吧!但都韓俊厚著臉皮,死纏爛打的,也是特別有趣!

柳明熙約了李靜珠告訴她都韓俊正懷疑真兇是他的父親,並告訴她那晚的不在場證明是偽造的,她並沒有和都鎮明議員在一起,他是喝得爛醉,開著都韓俊的車去了別墅,之後發生了什麼事?柳明熙承認誤判,耽誤了無辜的人坐了十年的牢獄之災,所以她也不打算勸都韓俊停手,反而希望是由她或都韓俊調查出真相。

我想想,如果是張順福的丈夫徐基浩強姦殺了金佳穎,然後金佳穎的父親得知後,就把徐基浩殺害並分屍後逃亡海外,會不會比較合理?張順福本以為殺人的可能是自己智能不足的兒子勇秀而頂罪,知道不是之後再來翻供也來不及了,就這樣喊了十年的冤,無辜坐了十年的牢,現在又因為自殺未遂昏迷不醒,真的是教人情何以堪呀?

但不合理的是,崔敬鎬和都韓俊的交易究竟是什麼呢?

都韓俊跟蹤來探視張順福的金益哲,發現他在國內用的是人頭帳戶,接著他就被都鎮明派的人給綁架了,還好都韓俊及時跟了上去,才救了金益哲。

張順福醒了,原本中止的再審申請審理總算可以開始了。因為人事調動,史以賢從單獨法官轉而和李靜珠一起擔任合議庭的陪審法官,真不是很瞭解韓國的法官制度,一會兒獨立審判,一會兒又是合議制的。總之,史以賢要和都韓俊心愛的女人一起共事,估計也不容易吧!他對李靜珠的心意,也會因為她是都韓俊心愛的女人而必須隱藏起來吧!

在法庭上,李靜珠問張順福是否殺了丈夫,她否認了,此時出席庭審旁聽的金益哲也證明說她並沒有殺人!但他需要幾天的時間才願意說出真相。

哎!每次都是在這幾天就會出事的!

史檢從父親法官那兒收到了來自獄中的張順福寄來的恐赫信,得知當時偵辦的警察承認偽造了證據,故意把張順福的血偽造在作案的兇器上,這也成為定罪張順福最有力的證據。但因為當時偵辦的警察患了失智症,他的證詞可能不具有法律的效力,還好他有在失智前寫的日記可以佐證自己偽造證據的過程以及懺悔自責的心情,張順福終於獲得再審的機會。

反觀崔敬鎬的再審申請在徐首席部長的手裡審理,估計會被駁回吧!尹法官本來就是牆頭草,只會隨著主審部長的意起舞,就算鄭法官提出不同的意見也不被採納,真是令人氣悶呀!

金益哲原本借住在徐勇秀家中的,卻突然失蹤。都檢回到家的時候發現他竟和自己的父親坐在一起,說是得知他患了肝癌要讓他好好養病來著,殊不知,都議員應該又威脅他了吧!

金益哲也一直以為都韓俊是殺害女兒的兇手,卻一直聽從都議員的命令,也真是令人有些匪夷所思!既然如此,他為什麼要殺害徐基浩呢?沒道理呀!難道徐基浩是強姦殺人案的目擊者?但是叫金佳穎的父親去殺他又好像。。。。。?重新整理一下的話,就是都議員就是強姦殺人犯,他和崔敬鎬做了交易,讓他去頂罪。而徐基浩從1371的車上發現了什麼關鍵的證據,知道崔敬鎬不是真兇,之後就被金佳穎的父親滅口分屍了,再給了他一筆錢之後就遠走海外吧!

都檢告訴金益哲,都鎮明是會把罪栽贓給自己兒子的人,要他別再聽命於殺害自己女兒的犯人的話了!

但金益哲在法庭上作證時說自己就是殺害徐基浩的犯人,在在讓都韓俊很傻眼,總覺得金益哲殺害徐基浩的動機怪怪的!最後,張順福得到了無罪的判決,當庭釋放,母子倆總算等到了春天!當三位法官向張順福鞠躬道歉,承認誤判的時候,不禁讓人動容,讓人覺得公理正義還是存在的!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kyTe4g6a_s

法律的意義並非形式,它的精神是為了維繫正義的存在。在今日本法庭宣判之前,,我們想告訴各位,法律想要訴說的正義。
法律存在的理由,,是為了聆聽社會上弱勢群體的聲音,另外,即便真實被虛假掩蓋,,也不能讓任何一名無辜者蒙受不白之冤。
大韓民國憲法第一條第二項規定,大韓民國的主權為國民所有,第一百零三條規定,法官必須依據憲法、法律和良心進行審判。
我們司法部一直以來,在進行審判時,始終盡力讓擁有主權的國民免於蒙受不白之冤。
此外,也為了查明被謊言所掩蓋的真相和實現正義付出努力,但顯然仍有許多地方不足,我們在此承認。
一個人始終主張自己的無辜,與不義展開抗爭,在十餘年的歲月裡,為了查明真相而努力。
面對殘酷的環境,可能會向現實妥協,也可能會選擇放棄,但她最終並沒有放棄,而是為了實現正義而努力。
然而,在漫長的歲月裡,沒有任何人去聆聽她所說的話。
為了查明真相,始終不屈服,並堅持與不義奮戰,是我們司法部未來必須更努力去實踐的方向。
因此本法庭,將不會再對一個人為了查明真相,實現正義所做的努力視而不見。


這時候也要說說吳部長才行,原本他為了能夠升遷,也是一直承受著徐首席部長的壓力,要求李靜珠中止再審,可是對於一直想要尋找真相、尋找證據的李靜珠,他卻從不會強硬地制止她或硬下指導棋,因為每個法官都是獨立的個體,判決不應該被干涉才對!後來,李靜珠和史以賢找到了關鍵的日記,他也只能接受再審的決定,畢竟證據都找到了,是該還原真相了!即使這個時候他知道這個決定形同放棄仕途了!

關於這起誤判重審的過程,史以賢的父親史正道是一審的法官,當他得知張順福一案另有真兇的時候,知道自己可能誤判的時候,也是很自責跟愧疚,畢竟這關乎一個人的一生呀!若是在其他的電視劇裡,應該會為了掩蓋真相,千方百計地不讓自己的兒子繼續追查,或是像其他的部長法官一樣,任由都鎮明議員擺布,不斷向年輕法官施壓,要求駁回或中止調查,相反的,他從沒有制止過他的兒子去糾正他曾經犯下的錯誤,知道是誤判就應該要導正,事後,他也勇於承擔,親自去見了張順福,為誤判一事道了歉,這一點,還是蠻讓人佩服的!

後來他辭去法官一職後,擔任了都鎮明議員的法律顧問,但他依然保有法務人員的自尊心,不會那麼輕易被都鎮明控制住。

崔敬鎬的再審案果然被駁回了,但這只是開始,柳明熙作為一審的法官也表示會重新審視案件的券宗,找出自己失誤的關鍵。史以賢也一起尋找著線索,這時李靜珠想起徐勇秀的話,當時他和崔敬鎬一起去找金佳穎,表示她應該有用手機求救過吧!既然勇秀手裡有金佳穎的運動鞋,很有可能也撿到了金佳穎的手機,果然沒錯,但手機卻不翼而飛了。

吳部長在成為法官之前,曾經是崔敬鎬的辯護律師,他告訴李靜珠自己當初會擔任他的律師是受人之託,原本以為可能是都議員,但史以賢卻從父親的口中得知是柳明熙教授拜託的。她當時是審判的法官,為什麼要幫崔敬鎬找律師呢?

覺得事有蹊蹺的史以賢立刻去找了李靜珠,這三更半夜的,有時候又覺得這個人純情得好可愛!李靜珠說有話想對他說,又不好意思當著他的面說,他就乾脆背過身去,「妳說吧!」,哈!真心可愛到。

史以賢認為柳明熙的一舉一動都太可疑了,金佳穎的手機也是她拜託張順福偷偷拿出來的,史以賢和李靜珠一起去找了柳明熙,她才放出了金佳穎手機中的一段錄音,是她打電話給爸爸時求救的錄音吧!追她的人是「大叔」,所以犯人果然是都鎮明嗎?這個人面獸心的禽獸!金佳穎當時只有15歲呀!怎麼狠得下心,下得了手呀?

但這種音頻是怎麼錄的呢?

插播一個詐騙案,李蓮順向知名設計師明秀真借了一個名牌包,要給女兒撐面子用的吧!結果搞丟了。李蓮順不知道那個名牌包價值5000萬韓元,就去借了高利貨,買了個一模一樣的名牌包還給明秀真。事後,李蓮順得知明秀真當初借給她是膺品,根本就不值5000萬,就要求明秀真返還,但明秀真聲稱李蓮順還給她的就是她當初借出的膺品,而那個皮包已經遺失了。李蓮順於是控告明秀真詐欺及民事求償。
在刑事訴訟的時候,崔法官見明秀真是自己教會時期的初戀,被感情蒙蔽了雙眼,做出了無罪的判決。但負責民事訴訟的是崔法官的妻子文部長,雖然她認為明秀真可能真是詐騙了蓮順的真品包,可除了心證,卻沒有其他證據佐證,也是很為難。
這時,在法院實習,曾經是女團之一的陳世羅,在法院遇到曾經同團的成員明秀妍及及她的設計師姐姐明秀真,想到當初她姐姐是如何設計陷害栽贓她偷竊又霸凌的,也是既氣憤又委屈。
這才知道原來她和史以賢的淵源,他是她的輔導老師,勸她學法律自保、反擊。
陳世羅等其他的實習生得知明秀妍是鄭法官的未婚妻,就吵著要看她的照片,意外地在鄭法官明秀妍的ins上發現了兩姐妹在咖啡廳合照,一同入鏡還有明秀真聲稱已經遺失的名牌包。經過查證之後,她自告奮勇地站上法庭為李蓮順作證,在明秀真聲稱名牌包已經遺失的一個禮拜之後,卻還帶著它上咖啡館的事實,顯然說皮包已遺失是在說謊,說李蓮順還給她的那個名牌包是膺品也是在說謊。
最終,文部長還給李蓮順一個公道,要求明秀真賠償所有購買皮包的損失以及訴訟的費用,這才讓人大快人心!

柳明熙帶著金佳穎的手機錄音去找臥病在床的金益哲,要他說出事情的真相,這時還不知道手機在柳明熙手裡的都韓俊調查了金佳穎的通訊記錄及留言。

「前輩隨著年齡的增長,不畏縮、變得更鋒利,但應警惕,不用法理而是用道理判斷的傾向;而後輩不該畏縮,用勇氣和法理武裝自己。」,史以賢用首席部長曾經在演講時說過的話喚醒徐法官身為法務人員的自尊心,這招真絕!徐法官也不敢再明目張膽地包疵都議員了吧!

李靜珠帶著新證據再度申請重審,這時的尹法官也不再搖著尾巴揣摩上意,反而和鄭法官一搭一唱地認為應該重啟再審調查,但因為申請了都鎮明議員當證人,徐法官還是以其他名義改成不公開的方式進行。

在李靜珠站上法庭之前,史以賢事先幫她下的指導棋和打的預防針也真的有夠貼心的,心動!

都鎮明議員果然不是省油的燈,在法庭上全然否認金佳穎的死和自己有關,也說金佳穎叫「叔叔」的人也不是只有他一人,雖然金益哲也錄了音證明自己是傳達了徐基浩知道崔敬鎬不是真兇的訊息,之後才在都議員的指使之下殺了徐基浩的,但都議員說殺了自己好友的殺人犯的話不可信,非常巧妙地被他躲過了。

這時史以賢告訴她,與其急著證明都議員是真兇,不如將重點擺在崔敬鎬不是犯人身上,或許能進行得更加順利。果然沒錯!跟我想的一樣,先務之急,只有先證明崔敬鎬不是殺人犯,還他清白,之後找出真兇的事就交給檢警了,現在就和都議員硬碰硬,恐怕真會吃力不討好!

都韓俊仍執意要找出金佳穎的手機以及金益哲的證詞,殊不知道這些全都掌握在他的媽媽柳明熙的手上,柳明熙說只有他不知道,他的父親才不會知道,因為他派了人監視都韓俊的一舉一動,所以才會特別排開都韓俊私下調查的!都韓俊為了揭穿父親的假面也真是有夠努力的了!

只是我又覺得如果都鎮明是真兇的話又似乎有些不合理,但他這麼極力動用所有的關係要掩蓋此事,又真的很有此地無銀三百兩,欲蓋彌章的嫌疑。

陳世羅接了李判打給史判的電話,立刻回電她卻沒接,心裡不太痛快,就到她家門口等著了,以為她會在意他和世羅的關係,卻是自己自作多情,誤會了!幾次,他受都檢所託接送李靜珠,她卻堅持要坐公車、坐地鐵,就是沒上他的車,而史以賢也沒有因此就離開,反而是跟著她一起坐地鐵、坐公車,默默守候的身影特別令人心動呀!

都議員是又派人到醫院去威脅殺害金益哲了吧!不然就是警告他了吧!金益哲又翻供了,估計就很難揭開真相了吧!這個肝癌末期的患者活得可真久呀!

李靜珠堅決不讓都韓俊插手調查崔敬鎬的案件的原因究竟是什麼呢?不想他和自己的父親決裂?他都來到法庭上說要作證了,李靜珠還是不願申請他為證人,反而是讓史以賢站上證人席。因為她答應柳明熙會讓都檢退出的。

史以賢把他和都檢的對話錄了音,並在法庭上公開,雖然不是本人作證,也算是作證了吧!同時又公開了都議員家暴的事,事後,都檢對於李判和史判兩人的「特別關照」不太領情。

而柳明熙遭到家暴似乎並不是事實,「眼見不一定為實」,究竟事實的真相為何呢?為何柳明熙要對自己的兒子保密呢?

崔敬鎬的再審申請通過了,總算!

史以賢希望父親不要再站在都議員身邊助紂為虐了,但父親拒絕了,史以賢為此內心感到掙扎。他希望都議員也別再在他兒子的心臟上扎刀了,都韓俊無法再面對李靜珠而感到痛苦萬分,決心不再和兩人見面。

為崔敬鎬再審一案,柳明熙站上法庭作證,提出從金佳穎內衣上檢驗出崔敬鎬的DNA的證據是偽造,而她手中有真正的證據,金佳穎案發當天所穿的內衣,檢驗到的是金佳穎和都鎮明的DNA。

但問到證據是怎麼取得的,都鎮明倒是挺身承認是他掉的包。感覺他在包疵柳明熙偽造證據的罪嫌呀!

身犯強姦、挾持人質以及殺人罪的金柱亨並沒有如預期的以精神失常的理由而獲得釋放,反而獲判無期徒刑。心存不滿的金柱亨寄了抗訴信給法院,說他會挾持人質及殺人都是受到某人的指使,只有因精神失常的理由獲釋他才願意說出幕後主使者是誰?

這時候,我突然有個不詳的念頭,這一切都和柳明熙有關,當時除了都韓俊之外,經常以精神諮詢為由去探視金柱亨的只有柳明熙了。如果她是為了要封崔敬鎬的口,而教唆殺人也不無可能呀!

如果崔敬鎬交易的對象不是都鎮明而是柳明熙,這一切似乎也說得通!但這真相真的就像潘朵拉的盒子一樣,太邪惡了!

都鎮明在法庭上直說他喝醉了,完全不記得了,私底下他也是這麼說的,看來所言不假,真相應該只有跟蹤他來到別墅的柳明熙知道了吧!

史正道跟兒子說出他和柳明熙之間的淵源,原本已論及婚嫁的兩人突生變故是因為他在審判中將她的父親判了死刑,他為此深感法袍的沉重,也無法再面對柳明熙,就在訂婚旅行的當下,扔下她和都鎮明,兩人就這樣闖了禍,真是教人後悔莫及!

史以賢來到柳明熙的辦公室,見到她的桌上也有一封金柱亨寄來的信件,應該心生懷疑了吧!去見了金柱亨之後,更加確信背後主使者就是柳明熙。

這大韓民國的模範法官呀!

柳明熙約了李靜珠見面,告訴她從一開始她就知道崔敬鎬不是真兇,卻還是做出了誤判,把遲到了十年前無罪的判決書交給了李靜珠,李靜珠完全不能接受,幾乎崩潰了。

另一個快要崩潰的人是都韓俊,他親耳聽到柳明熙說是自己殺了金佳穎,簡直瘋了!而柳明熙背上的瘀青並不是家暴產生的,而是自殘,是因為罪惡感嗎?見鬼了!總之,夫妻倆都沒讓都韓俊知道真相,才讓父子之間的誤會日漸加深。

這還不打緊,都韓俊得知也是柳明熙指使金柱亨殺害崔敬鎬的,天吶!世界簡直都黑了!想想他也真是不容易呀!一直想要大義滅親的,才會舉報自己的父親是強姦殺人犯,殊不知真正殺人犯竟是自己一心想要保護的母親,真是教人情何以堪呀!

而夾在中間的史以賢也好不到哪兒去,他擔心李靜珠得知真相後會更崩潰,也是千方百計地阻止都韓俊,他寧可自己當壞人,也不想讓都韓俊親口告訴李靜珠自己母親的罪行。

柳明熙被拘捕了,庭審居然被分配給了吳部長,這也太難了吧!李靜珠不算是該迴避的對象嗎?但李靜珠表示會冷靜公正地做出判決,但還是太難了吧!當初崔敬鎬被判刑廿年,是柳明熙給了她一盞明燈,讓她成為法官,為她穿上法袍的,現如今她將成為審判自己恩師的陪審法官,也是太難了!

柳明熙對於自己所犯下的罪行坦承不諱,倒是都鎮明這時想把所有的罪行全都攬在身上,強姦或許不記得了,但殺人的肯定是自己,可柳明熙卻有當時國科搜的驗屍報告,說金佳穎是被女人的手掐死的,證據在都韓俊的手裡。

都韓俊也太難了吧!父母親同時站在法庭上,一個強姦,一個殺人,這檢察官估計都做不下去了吧!都韓俊還是提交了證據,而柳明熙似乎早有自殺的決心,在最後陳述時判了自己死刑。

這個幫忙下藥的獄警應該也有幫助自殺的殺人罪吧!

但史以賢已經預知她可能會自我了斷,事先調了包,他們要她接受法律的制裁,真心懺悔,而不是在這短短的4分鐘之內結束自己的生命,她現在是坐在被告席上的罪犯,不是法官!

最後,柳明熙被判15年有期徒刑,都鎮明也入監服刑,都韓俊真是不容易呀!他決定離開首爾,跑去幫張順福母子倆的忙了。史正道結束了律師事務所的工作,也回鄉下去了。

首席部長的女兒因為拍攝了霸凌同學的影片而被起訴了,可他並沒有因此壓迫審理的法官,或公開自己是加害者父親的事,當他得知女兒之所以沒繳交悔過書的原因是如果她不幫忙拍攝,那麼下次就是被拍攝霸凌的主角就是她,害怕地痛哭了起來。首席部長這時才稍稍瞭解到女兒的生活及心情。

雖然加害者是首席部長女兒的事情並未傳開,但徐首席部長已經打算在判決後辭職,卻被史以賢勸阻了,他說哪怕有一瞬間覺得法袍的重量,也不該輕易地脫下,因為自己的緣故,父親才脫下法袍的,他的女兒不該承受這份自責。

接下來,就是看男女主角談戀愛了吧!

史以賢說自己夾在韓俊和李判之間很辛苦,因為太清楚韓俊對她的感情,所以就把界線維持在同事的情誼上,但都韓俊卻讓他察覺到自己的感情,他對李靜珠雖然在在理智上是劃清了界線,但是感情卻早就越了界,他原本也想三人從此不再見的,但是做不到。在確認了自己的感情後,他開始好奇李判對他的感情,但要確認這種事情太難了,同時也覺得很對不起韓俊,而就在他返回老家幫父親煮海帶湯過生日的當天晚上,他從李判的口中得到了確切的事實,是嗎?他連白告白都這麼文謅謅的,心動!

但法官也是會一直調來調去的呀!吳部長和史法官都離開了,只剩下李判一個人,史以賢說他不想讓她看著他收拾行李,所以會趁她睡著的時候悄悄離開,李靜珠就一直撐著睡意不肯睡也不肯回家,也是好可愛呀!

兩年後,三人再度在地方分院重逢,也是緣份夠深了!

總之,我是難得看愛情戲不會覺得太尷尬的!可能因為史判是我的菜,而李判也不是那種只會惹麻煩、沒大腦的那種廢柴女主角吧!

記得他曾說確實有點麻煩,這時柳教授解釋說他說的麻煩,其實就是在意的意思,但該幫的忙一個都不會落下,事後也證明,不管是公事、私事,還是都韓俊拜託的事,真的該幫的事他真的始終守護在李靜珠的身邊,所以當李靜珠說能夠跟他成為同一個辦公室的同事感到很踏實,他暗自竊喜地笑了。

之後再聽到李靜珠說吳部長是個能讓部下很踏實的部長時,他的心裡就不是滋味了,這是唯一一場可以看到史以賢最情緒化的一場戲吧!他抱怨李靜珠既對他說了「踏實」又對部長說,既然不是獨獨對他說,就不該讓他誤會,接著又扯到他和都檢同時離開的時候,她打了電話給都韓俊,他沒接就應該打給和他在一起的自己才對,可她卻沒打,而李靜珠解釋那是顧慮到他的心情,因為她打電話是想問都韓俊的狀況,史以賢的心情又會如何?對她來說,不管是都韓俊的心情還是史以賢的心情,都是一樣重要的!聽到她這麼說之後,史以賢也知道是自己誤會她了,她考慮的不比他少呀!

但,就是特別心疼都韓俊呀!平常看他好像嘻皮笑臉的沒個正經,和撲克臉的史以賢也真是超級好朋友了!可是就因為父母親做出那種事,讓他都沒臉再出現在好友和心愛的女人的眼前了,真的是特別令人心酸呀!

話說這陳世羅被放在主演的海報上,但實際上戲份並不多呀!

除了主軸的幾起案件之外,劇中也提到了一些讓人兩難的量刑的判決,正說明了法官難為呀!這齣戲也是難得沒有讓男女主角陷入什麼生命危險的困境之中,沒有什麼誰救誰的英雄戲碼,就只是描述了法官們在追求真相的過程中變得更加成熟理性冷靜堅強而已,即使有時真相是殘酷的,卻也不得不去面對,身為法務人員,法官們對於自己身穿的法袍之重也是深有領悟。

前面幾集的法院還是很官僚的,也會看到高層主管之間的勾心鬥角,企圖左右判決什麼的,雖然氛圍還算是比較輕鬆;但到了後期,法官們齊心審理案件的認真態度令人動容;合議庭的法官們在審理案件時,各抒已見,法庭上,在原告和被告真真假假的陳述之中,梳理出事實的原貌也很精彩;感情戲也是淡淡的,處在曖昧時最美的階段,特別撩動人心!

線上看: https://tw.iqiyi.com/v_19rreopm38.html

全站熱搜

v484320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