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劇敘述19世紀韓國紅頂商人林尚沃,由貧無立錐至富可敵國的奮鬥歷程。林之一生可謂跌宕起伏,極具傳奇色彩,雖迭遭迫害與坑陷,卻始終堅持正派經商,憑藉堅強的意志與靈活的商業手腕,屢挫屢戰,終至成為韓國首富;且因崇高的德行與節操,受封為三品命官,尤其難能可貴的是:林於臨終前身邊只留下20元錢,將所有財富土地盡數捐獻予貧苦大眾,回饋社會國家,其行止至今仍為韓國人民讚頌追懷不已。

喜愛「玻璃鞋」的觀眾朋友,必定會喜歡「商道」!同樣的溫暖勵志,同樣的振奮人心,兩劇傳達的信念更是一致:奮鬥可以有成,美夢可以成真,幸福,是絕對可以追求得到的!台視特別精選「商道」推出,並誠摯向觀眾舉薦!景氣蕭條黯淡的年代,「商道」獻給每一個認真生活、努力打拼、堅持「人生有夢,築夢踏實」的人。人心,恆需要振奮鼓勵,台視願以「商道」一劇,陪同大家一起尋找溫暖與希望!

「商道」歷史小說由韓國家喻戶曉名作家-崔仁浩先生執筆,至今已銷售近三百萬套(一套五冊),影響深遠,「商道」一劇即根據同名原著改編而成。「商道」歷史小說中文版目前已交由城邦集團所屬之麥田出版社在台發行,預料將引起廣泛注意。

「玻璃鞋」的金賢珠,在逆境中永保樂觀堅強的模樣,惹人愛憐;「商道」的金賢珠冷豔大方、精明幹練的女強人形象,保證令觀眾驚艷。一樣的金賢珠,截然不同的演技發揮,尤其「商道」中的她,冷靜沉著,眼波流轉盡是戲-因為「商道」,金賢珠奠定了她在韓國演藝界的一姊至尊地位;也因為「商道」,她贏得了十部廣告片片約,取得2002年韓國影視界「廣告女王」榮銜,身價暴漲。金賢珠本人亦坦言:「商道」令她演技更上一層樓,係入行以來最滿意的代表作。 

http://www.tudou.com/playlist/playindex.do?lid=3785573&iid=18776771

林尚沃自小跟著立志成為譯官的父親學習漢文,林尚沃常常來到渡船頭,和來往做生意的清國人交談。為了幫助把錢弄丟的雜技團的朋友,林尚沃於是請雜技團童技到銅器店前表演,聚集了人群,讓銅器店的生意門庭若市,銅器店大房也依言給予林尚沃應得的報償。

鐵蛋和福太拿著倭銀與清國人交易,要林尚沃翻譯,交易之時被經過的多寧阻止,三人也因此被官兵逮捕,尚沃對兩人欺騙他的事很生氣,鐵蛋和傅弟正要找多寧理論時,灣商因松房進駐義州做生意心生不滿,率人砸毀店舖,而林尚沃等人也被當成松房的雜工被打傷。松房見林尚沃能說著一口流利的漢語,於是請求他擔任與清國商人人蔘交易的翻譯,多寧在得知兩人為柵門商人後,主動降價為一斤90兩,林尚沃卻反而提出了120兩的高價,最後就以原訂的110兩天銀達成交易,林尚沃根據清國商人的穿著得知兩人並非來自柵門,而是來自南方的新安商人,才會決定以110兩成交,多寧想延攬林尚沃擔任翻譯,但林以只想成為譯官為由拒絕了多寧的請求。

林尚沃的父親林峰赫決定放棄成為譯官的理想,要林尚沃跟他隨同清國使節團到燕京做生意,為了籌措做生意的本錢,林尚沃父子來到義州首富洪得柱家中,一開口就借了五百兩。林尚沃因想購買人蔘才來到松房,這才得知人蔘是除了京商和譯官外不得擕帶的禁輸品,多寧於是建議林可以購買虎皮。但在購買虎皮時,卻遭黑心商人陷害,但在押往殺害的途中遇到了真正的官兵,兩人於是趁亂逃走,並取回了虎皮。父子兩人進入松商擔任馬夫來到了燕京,林尚沃因為想要購買四庫全書而結識了此次使節團的吏曹判書尹政縞大人,吏判非常欣賞林尚沃,於是將書贈與林。林尚沃父子因為自己背負的行李中夾帶了硫磺而被逮捕,儘管林尚沃父子堅稱這是松商大房的指示,朴周命卻矢口否認,且勾結平壤監司,誣陷兩人為逆謀亂黨,林峰赫以大逆之罪判處死刑,妻女兒子也都被眨為官奴,林尚沃則因吏判的幫助得以活命。

成為官奴的尚沃數度試圖逃走,為了擺脫官奴的身份,林尚沃決心要成為銅器廠的園隊長,跟著金太出來到了納清銅器廠。多寧為了購買方字銅器來到納清銅器廠,見到在一旁工作的林尚沃,但當她派人打聽他的消息時,林卻因平壤監營來查官奴返回譯站,銅器廠工人們也異口同聲的說沒聽過這個人。

向來只與灣商做生意的納清銅器廠,因與松商的交易來到義州,林尚沃跟著來到了義州,多寧再度提出想要林尚沃進入松房工作的想法,卻被銅器廠店主金太出拒絕。林回到家中想打聽家人的消息,卻仍是杳無音訊。林在銅器廠遇到雜技團的朋友,才得知弟弟尚延也在銅器廠中工作,看到尚延受了傷了卻無法接受治療,決心帶他逃走,但是就在這一夜,林尚沃為了引開官兵而中了槍。

在押往厚昌礦山的途中,太峰山盜賊為了救出同行的頭目,殺害了官兵,救出兩人。正準備離開時,見到定州衙門官婢的釆淵,目釆淵無依無靠於是林帶著她,讓她投靠雜技團。林來到了善王寺,看到父親為考上譯官苦讀時留下的遺物,父親被朴周命陷害含冤而死的怨恨再度被挑了起來,但是住持大師要他拋棄心中那把殺人的劍,就會獲得千把救人的劍。林尚沃回到家見到母親得知官奴婢都被赦免,得以恢復平民的身份。

林尚沃為了學習做生意來到灣商投靠洪得柱,來到銅器店擔任雜工,店主三甫要他在十天之內把黃銅碗等器賣完,但昂貴的黃銅碗一般平民百姓根本買不起,林尚沃於是跟著雜技團來到了博川,在被定江的褓負商團圍毆被多寧所救,在釆淵的建議下,林尚沃離開江原道,而來到黃海道,見當地人民因為水質差,經常鬧肚子,於是將銅器換成可以治療腹瀉的藥丸,賺得與銅器等值的12兩。眾人聽到林尚沃賣掉銅器之後都覺得驚嘆不已,唯獨鄭治壽不以為然,於是他也向洪得柱請求要帶著黃銅碗到外地販賣。

林尚沃得知團主要釆淵到松房倒酒,正要將她接走時,卻在那裡見到朴周命,心中的怨恨再度燃燒了起來,多寧這才明白為何林尚沃不願來到松房的原因。

鄭治壽在在寧等地將銅器換成舊棉再販賣,得到了不錯的利潤,得到洪得柱很高的評價。林尚沃將來往銅器店的常客做成名冊。

為了幫在妓房當藝妓的尚喜贖身,林尚沃要銅器店店主許三甫買斷製作銅器所需的錫,為了取信松商,同時也設立了銅器廠開始生產黃銅器,眼看官需銅器的交貨日期在即,不甘損失的松商不惜賄賂官府延後交期,多寧得知後制止了此事。為了向洪得柱說明挪用公款的去處,林尚沃來到了本店,正在說明的同時,金太出來到本店購買錫塊,當場賺進了一千兩。尚沃也得到當初談定的五十兩,替妹妹贖了身。

洪得柱拒絕了朴周命提出其同經營邊境交易,洪得柱早在十幾年前就己開始種植長腦蔘,林尚沃自告奮勇決定到柵門進行交易,此時松房為了阻止灣商進行人蔘交易,勾結太峰山的盜賊,夷平長腦蔘田,殺害了採蔘夫,盜賊之首六孫認出林尚沃,放了他一馬。

為了完成和柵門陳大人的交易,洪得柱不得己才來到松房請求合作,松房則提出前往燕京進行人蔘交易,於是許三甫和林尚沃等人又再度啟程。灣商順利完成了柵門的生意,和多寧會合後,一同前往燕京。許三甫被來查秘密交易的團練使帶走,林尚沃於是假扮成敬差官將三甫救了出來。來到燕京後,因為藥材商之間盛傳白蔘傷胃的傳聞,因此林等人帶來的紅蔘完全乏人問津,眾人來到了燕京最大的藥材商,林以一首吳偉業的詩打動了店主人的心,不但買下所有的人蔘,還送給林尚沃天銀兩百兩,但林卻用這筆錢幫一位萍水相逢的青樓女子贖身。他們用交易人蔘的錢購買了絲綢帶回朝鮮。

朴周命在義州官衙見到因持有金貫子而被捕的釆淵,將她救了出來,朴周命要她留在松都,但釆淵還是執意要回雜技村。

大定江船隊和稅穀船在一夕之間燒個精光,讓灣商蒙受了極大的損失,此時,鄭治壽也背叛了洪得柱,暗中投靠了朴周命,並建議朴周命切斷大定江海口與清國商人的黑市交易,義州官衙出面阻止了黑市交易,無疑阻斷了灣商的資金來源,就在此時,林尚沃在燕京為妓女贖身之事傳到了洪得柱那兒,他將林尚沃找去,非但沒有任何責備反而要他擔任灣商本店書記,首要之務就是找出能讓灣商活命的方法。林尚沃讓雜技團擔任褓負商,將銅器帶到黃海道一帶販售。

多寧及林尚沃都不願行賄來採買絲綢的貢人,因而惹惱了貢人,而要松商與灣商進行競價,但尚沃私下找了多寧,兩人達到協議,由松商取得生意,私下卻由灣商提供一半絲綢量,灣商也因此獲得了足以喘息的資金周轉。因為此事,朴周命大怒,撤除了多寧大行首的職務,改由鄭治壽代理。此時的雜技團也賣掉了銅器,獲得五百兩,再加上與平壤柳商取得協議合作,灣商的資金危機得以獲得疏解。

由於大定江海口無法做生意,於是林尚沃組成了商團,因為事先得知要舉辦科舉,林尚沃決定要購買紙張,然而此事絲綢店的書記卻跑去告訴松房的鄭治壽,鄭治壽得知後率先買斷了製造紙張的禇樹,讓林只能以兩倍的市價購買紙張,鄭治壽以假峰火製造戰亂的假象,取消科舉的傳聞於是甚囂直上,林尚沃只得以低於市價的價格賤價賣出,事後得知峰火戰亂都是假的,發現這一切都是劉斗七背叛了商團。

多寧再也無法掩飾自己對林尚沃的感情,到了客棧向林表白心跡。

得知鄭治壽想要買斷魚貨,林尚沃於是事先租了所有的船隻,鄭治壽因此無法將魚貨運往漢陽販售,林又聯合購買魚貨的小生意人,迫使鄭治壽只能以低價賣出,林將魚貨載往漢陽,全部出售後,不低彌補了損失,還因此多賺進千兩。

洪得柱為了延後匯票兌現的日期而和朴周命定下若是在期限內無法還錢,將讓出大定江船隊的經營權,就在匯票兌現的這一天,林尚沃趕在最後一刻將二千五百兩還清。

林尚沃成為行首,多寧也被重新任命為都房,兩人因為救濟米的事來到義州衙門,但多寧雖然赴約卻沒有出現,直到漢陽兩人再次見面,林尚沃向多寧表明一片痴情,然而多寧卻只能心痛地拒絕了。

鄭治壽開啟了中江後市的交易,以中江後市為命脈的平壤柳商于郁蘭行首來到了義州松房,因為在冬至使節團中分得的物量較小,洪得柱欲接手柳商及京商分配到的所有物量,為了周轉資金,洪得柱親自前往平壤,甚至將所有店舖抵押,以籌揩足以購買物量的資金。

洪得柱把林尚沃當作美今的夫婿人選,但美今對鄭治壽仍是一往情深,聽到這個消息的釆淵不免憂心。

林尚沃載送救濟米的稅殼船前往漢陽,松商的張石柱卻暗中在救濟米中摻入沙子和米糠(連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也做,真是太無法無天了!),負責此事的林尚沃和洪得柱因此被抓進了義州衙門。為了安撫義州府民的憤怒,洪得柱要求出獄,他向松房及柳商周轉了五百袋的救濟米,此時朴周命得知救濟米是張石柱動的手腳,擔心林尚沃被押往漢陽之後就會查明真相,義州府尹向洪得柱要求行賄,林尚沃才得以被釋放。另一方面,釆淵為了救林尚沃,求見朴周命,得知林尚沃心有所屬之後,就決心遵從朴周命之意前往松都。

原本將一切成敗寄望這一次的冬季使節團,卻因為救濟米事件而遭到除名,洪得柱為了償還當初答應應付給京商及柳商的行潤,只得將店舖及大定江海口的經營權讓出,由松商接手,洪得柱要柳商的于郁蘭收留林尚沃,灣商在轉眼間破產了。
來到柳商的林尚沃加入了褓負商團,柳商也因為林尚沃的建議來到載寧、殷栗等地做生意,因而獲得了很大的利潤也擴展了生意領域。

離開柳商的林尚沃來到了善王寺,林尚沃得知多寧剛離開善王寺,忍不住追了出去,再次表達了對多寧的感情,而多寧這才說她其實不是朴周命的女兒,而是他的兒媳婦,林尚沃終於明白為何多寧無法接受這份感情的原因。

從柳商大行首于郁蘭的口中得知燕京的藥材商正在找他的消息,林尚沃找了許三甫前往燕京,到了燕京才知道原來找他的當初他以兩百兩天銀幫她贖了身的女子,如今她成了燕京首富的妻子,想要報答林尚沃當年的恩情,給了他一筆錢天銀兩千兩,回到義州之後,林尚沃還是決定利用這筆錢讓灣商東山再起,由於朝延發出了禁止所有人蔘的秘密交易,而要選出四個商團賦予人蔘所有的專賣權,於是所有的商團都來到了漢陽。

來到漢陽之後,林尚沃從釆淵口中得知此次的人蔘交易權分配的物量是以賄賂朝延權勢者的多寡來決定的,朝延的權勢很有可能由金斗植主導,而朴宗慶很有可能從此失去權力之後,尚沃前去拜見朴宗慶大人,以一張空白支票當作朴大人父親的奠儀,要朴宗慶退還所有商團的奠儀,以揭發金斗植收受賄賂,以度過難關,以尚沃為首的灣商也因此得到了七千斤的人蔘交易分配量,松商則只是有三千斤。

林尚沃將洪得柱接回義州,洪得柱也將灣商都房之位交給林尚沃。透過和柳商的合作取回了義州的店舖及大定江船隊的經營權之後,首次來到柵門交易,但由於鄭治壽等人早在柵門及中江完成了人蔘的秘密交易,人蔘的價格暴趺,灣商和柳商都因此損失了不少。洪得柱查出進行人蔘秘密交易的是義州松房,當他向柵門的團練使揭發此事,然而團練使早己和張石柱等人勾結,於是將洪得柱殺害。
洪得柱死後,林尚沃因此意志消沉,在美今的鼓勵之下才得以重新振作。清國使節團來到了漢陽,此時林尚沃接到來自燕京王昭時的信件告知他將有大型藥材市集的事,就在所有的商團都在為與清國商人交易而忙得不可開交之際,林尚沃已悄悄地開始準備人蔘交易之事,請來了朝鮮首屈一指的蒸包技術員朴裕哲,也順利地蒸包了五千斤的人蔘。松房得知清國有大型的藥材集會時,也緊急準備了五千斤帶到燕京。就在灣商前往燕京之前,以為早已遇害身亡的大行首金斗冠卻回到了義州,並揭開在柵門進行秘密交易及殺害洪得柱的就是松商所為。

但是因為清國自行種植生產紅蔘,清國的藥材商人早已有了秘密協議,不購買朝鮮紅蔘,儘管朴周命召集其他商團協議,但是林尚沃無法低價出售最上等的人蔘,協商也因而不了了之,林尚沃卻將其他商團的人蔘以六十五兩全數購得,當清國紅蔘在市面上販售之後,發現清國蔘品質低劣,灣商反而以一百六十兩重新公告,但依然沒有打破清國商人之間的秘密協議,林尚沃這時想起善王寺住持曾交給他的錦囊,錦囊中的字條只寫著一個「死」,他在旅閣前燃起柴火,然後將帶來的紅蔘往火裡倒,聞訊而來的清國藥材商人紛紛趕來阻止,最後就以一斤兩百兩達成交易。

回到朝鮮後的林尚沃將生意領域擴展到朝鮮八道,朴宗慶想要以此向林尚沃要求賄賂,林尚沃不願打破原則,交給朴宗慶一張空白,希望朴宗慶大人能將此票子能夠用在救濟百姓之上。反觀松房因為之前在柵門的秘密交易及殺害洪得柱之事,再加上人蔘交易失敗,鄭治壽於是聯合了松商的都房們,解決他們資金周轉的問題將朴周命從大房之位拉下來。

林尚沃任命洪大守為本店書記,並在他的提議之下發放救濟米、以向富豪借貸投資的方式,阻止松商發放高利貸、以昂貴的價格向松商購買食鹽,發放救荒鹽,不只是一般平民百姓,洪大守也帶著救荒鹽到山中發放給火田民,但這些食鹽有一部份卻落入了山中盜賊的手中,於是林尚沃和洪大守都被抓到了平壤監營,就在兩人被移往義禁府之時,義州的百姓們以及山中的盜賊都趕來阻止,而林尚沃也因感化盜賊有功而被釋放了。

然而洪大守其實是籌畫起義的首領洪景來,來到灣商是為了要拉攏林尚沃,然而林尚沃卻以「鼎」表明無意跨足權力,拒絕了洪景來,其同黨於是偷取了天銀兩萬兩逃逸。

以洪景來為首的逆黨起義,以勢如破竹的氣勢橫掃數州,松商得知在雲山開採金礦的朴周命和多寧曾經提供資金給洪景來,於是以冒名頂替的方式聯合雲山官衙,奪取了雲山金礦,多寧在被押往官衙的途中,被逆黨攔截,跟著來到了定州。林尚沃為了尋找多寧,自願成為防長,帶著軍糧米到定州,兩西之亂很快地被平定,林尚沃依然遍尋不著多寧的下落。
林尚沃從被眨為官奴的朴周命得知鄭治壽奪取雲山金礦的經過,於是向張銘國告發,鄭治壽因而被捕,雲山金礦因而被充歸國庫,松商的人蔘交易權也因此連三年被取消。

皇上為了獎賞在兩西之亂時擔任防長的林尚沃,於是破格任命林尚沃為泰川縣監,林尚沃見泰川山多農地少,再加上鄉斑以還穀之名壓榨良名,使良名自願成為奴婢,林尚沃於是要良民栽種漆樹,成立了手工藝廠,以生產嫘鈿漆器維生,再透過灣商的店舖販售,為良民找出了一條活路。皇上見林尚沃的善政,再封他為郭山郡守。林尚沃在平壞找到了被貶為官妓的多寧,就在他前往郭山上任前,也將多寧帶往郭山,並讓她和朴周命見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48432011 的頭像
v48432011

記得最初的感動

v484320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