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other.jpg

聽說是推理小說來著,但00集只是兩個小女生的約會日常?

見崎鳴和藤岡未咲是一對雙胞胎,但小時候鳴被送給媽媽的孿生妹妹阿姨領養,兩姐妹是直到小學五年級才確定對方的存在,就會偷偷瞞著父母親見面,這天也是趁著鳴的養母不在家,未咲來到見崎家過夜,隔天又一起去了遊樂園,鳴那隻異色的眼睛能看到特別的東西,那天晚上就從未咲的身上看到死亡的顏色,因此在遊樂園的時候特別小心翼翼。

在犘天輪時,一隻鳥迎頭撞上她們的車廂,未咲就掉了出去,啊這門不是應該要關好的嗎?鳴雖然抓住了她,未咲卻鬆開了她的手,但幸好未咲掉在了管理室的屋頂上平安無事,但是就在兩人分別回家之際,未咲昏倒了,應該是罹患了白血病吧!本來用鳴的骨髓移殖就可以了吧!但未咲卻死了。

不過日文也真是,未咲是MISAKI,而見崎鳴的見崎也是MISAKI,感覺像在惡作劇一樣。所以鳴認為自己會被送給阿姨領養就是因為她的名子吧!如果是未咲,那就變成MISAKI MISAKI,更像惡作劇了。

國三的神原恒一剛轉來夜見山北中學就生病了,同班的3年3班的風見、櫻木和赤澤代表同學來探病了,雖然恒一表示他從不曾住過夜見山,但同學們似乎不太相信。

榊原出院後,同學們對他也感到很好奇,而他和曾在醫院裡遇見的見崎居然是同班同學,那時她手裡拎著個人偶,好像是有親友過世的樣子。但當他向櫻木打聽那個左眼戴著眼罩的見崎時,她似乎一頭霧水的,感覺同學們似乎對他隱瞞了什麼。榊原一見到她在屋頂就立刻跑去找她了,雖然同學們都沒說,但她告訴他因為他的名子讓人聯想到"死",而3年3班是最接近死亡的班級,還警告他不要接近她和她說話比較好。

即使月崎這麼警告他了,但榊原還是一看到她就會走近她和她說話,而且對她的事也太好奇了吧!好奇到直接到醫院詢問水野護士關於見崎的事,放學後,還跟蹤她,來到了見崎養母的人偶店,感覺氣氛很詭異吶!這時,水野護士告訴他那一天有個國中女生去世了,至於名子嘛就不清楚了。

榊原走進那家人偶店,見到了和見崎非常相似的人偶也是嚇了一跳,再看到見崎出現在眼前才更是嚇一跳,接著見崎問他要看看她眼罩下的樣子嗎?就脫下了眼罩。不過就是兩隻眼睛的顏色不一樣,有那麼恐怖嗎?一直戴著眼罩故作神秘還比較恐怖吧!

不是單純的異瞳症,而是義眼,而且還會看到一些不乾淨的東西,才總是戴著眼罩的吧!她告訴他關於26年前3年3班在剛升上三年級的時候,曾經有個品學兼優、非常受歡迎的學生過世的事,原本大家都不能接受事實,但這時卻有個同學說:那個同學不是在那裡嗎?就這樣,所有的同學都開始附和他,並且假裝他還在一樣,到畢業的時候,校長也特地為他準備了位子,而懸的是,當時的畢業照中,他竟然也在那張合照中,那個同學的名子,就叫MISAKI。

只是後續發生了什麼就來不及說了,所以榊原還是止不住好奇地詢問其他同學們,勅使河原希望他不要再接近"不存在的人",也是擔心會發生什麼事,才答應等考試結束後再告訴他實情。

結果考完試,他又見到了見崎鳴,忍不住又問了後續的事,這時櫻木班長看到榊原和那"不存在的見崎鳴"在一起,一時驚慌失措,下樓梯時一腳踩空,剛好被雨傘刺穿了喉嚨而死。由於死狀太過淒慘,學校對所有目擊者都下了封口令,雖然是當作意外處理了,但3班總會有人死亡,而且一旦開始每個月都會有人死亡,不只是3班的學生,連學生的家人都會受到牽連,因此才會有"被詛咒的3班"的傳聞。

榊原因為目擊到意外現場而病發,應該是又住院了吧!他從水野護士那兒並沒有打聽到什麼,倒是聽說她的弟弟是和他同班的籃球社的水野猛。他從醫院回家的路上遇到蹺課的同學,也是差點被從天而降的破璃砸到,也是把同學都嚇傻了吧!

櫻木發生意外之後,同學們看榊原的眼神都變了,不懂這時候為什麼又死活都不告訴榊原發生什麼事,究竟他破壞了什麼規定?本來答應要告訴他後續的勅使也反悔了,幹嘛又要對他閉口不談呢?這時水野護士告訴他,他們班上根本就沒有一個叫做見崎鳴的女生,然後,她所搭乘的電梯發生故障,水野護士就這樣死了。

榊原因為在水野沙苗發生意外時和他通話,因此被警方偵訊,當他回到教室後,全班同學都不在,原來赤澤當選為新的班長後,決定把榊原當作"不存在的人"對待,這是集體霸凌吧!

高林認為同學們不該這樣對待榊原,正打算告訴他所有的事,卻突然心臟病發了,雖然他本來就有心臟病,但這也太巧了吧!

既然班上同學都不告訴他發生了什麼事,他就只好去找見崎鳴了吧!至少從同學對待他的態度他知道見崎鳴是真實存在的活生生的人,但不知為何被當作不存在的人對待?這時見崎才告訴了他,26年前,MISAKI畢業後的隔一年,也就是25年前的3年3班,不知怎的突然多了個"多餘之人",教室的桌椅明明是按照人數準備的,卻少了一套,無論怎麼查都查不出來到底多了誰?因為班上出現多餘之人的那一年,大家的記憶多少都會被改變,而那一年的每個月都會死幾個學生和學生的家人,怎麼想都不尋常吧!幾年來也是想不出任何對策吧!

直到十年前,他們決定推舉出一個人當作"不存在的人",利用轉嫁的方式來避開災厄。而見崎鳴就是今年班上選出來的代替那個多餘的"不存在的人"。

現在又多了榊原這個"不存在的人",是想讓轉嫁作用加倍吧!但應該沒用吧!但現在至少有兩個人反而有伴了,他們詢問了26年前的班導師,現任圖書室管理員的千曳老師,如今想來當初他會附和那個說MISAKI還活著的同學是錯的,雖然沒能看到那張拍到死者的畢業照,而且即使用"不存在的人"來避災,成功率似乎也只有一半。

榊原的阿姨憐子15年前也曾是3年3班的學生,而榊原的媽媽理津子則是26年前3年3班的學生,當時,榊原的媽媽是為了生產才回到夜見山,也是在那時候難產死掉的,如今想想,該不會也和那個詛咒有關吧!詛咒一旦開始,每個月都會有人死亡,只有15年前,憐子這一屆是唯一在8月就中止的。

7月,班導久保寺老師因為無法承受壓力,竟然在同學面前自殺,也太血腥太血淋淋了吧!更殘酷的事實是,他因為厭倦了照顧長年臥病在床的母親,殺了母親之後,又在全班同學面前自殺,也是太淒慘了。

至此,把兩人都當作不存在的人的策略失效,勅使河原索性也不再把這規定當回事了。

雖然不知道15年前是什麼原因中止了詛咒,而且那一年也沒有記錄誰是死者,只知道8月他們參加了合宿活動,之後,詛咒就停止了,反正不管信不信,副班導三神老師也決定舉行合宿活動。

愈查愈覺得榊原應該就是今年的"死者"吧!因為死者是曾經因為被詛咒的3班遇害身亡的"死者"吧!連他一年半前曾來過夜見山的事情都不記得了,一定有鬼。

為了商量今後的對策,赤澤竟然主動找了榊原,這時赤澤泉美也是這麼懷疑,認為他在15年前根本就沒有被生下來,但隨即笑說不可能,因為他的手並沒有冰冷到駭人的地步。

望月的姐姐也是夜見北3年3班畢業的,她曾聽到一個15年前3年3班畢業的客人松永克巳喝醉了之後,提到是他救了大家,還留下了什麼東西,但究竟是什麼就不知道啦!

因為松永就是憐子的同學,於是他們決定直接去找松永,但剛好他不在,於是幾個小朋友就在海邊戲水,看著也是挺青春的吧!而且又是在夜見山之外,大家就玩得挺放心的。這時松永出現了,和憐子一樣記不得當時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連留下了什麼也記不得了,就在這時,中尾為了撿掉到海裡的球,竟然溺水了,本來應該也救得回來的,卻沒想到剛好一艘快艇經過,當然又是血肉模糊。

本以為中尾是被快艇撞死的,但事實是他在家裡就撞傷了頭,沒直接去醫院就去了海邊,才會造成他的死亡,終究還是和夜見山有關吧!

既然松永說他曾在15年的教室裡留下了可以終止災厄的線索,於是榊原、勅使和望月決定要去舊校舍探險,剛好見崎也在,於是4人就在舊教室裡尋找,找到了一捲舊卡帶,立刻就放來聽,只是這松永的廢話太多,前因後果說了太多,說了半天也沒說到關鍵解開詛咒的方法,這時老師來巡邏了,慌亂中,竟然就把卡帶弄壞了,望月說他可以修理,但就在這時,他們在校門口遇見的兩個同學,其中綾野應該是要和家人離開夜見山吧!發生車禍墜落山谷;另一個的哥哥則是飛來橫禍,竟然被沒拉手煞車的挖土機搬運車撞進了家裡而死,也是死得太冤枉太離奇了。

再度發生意外之後,大家也都覺得合宿活動似乎勢在必行,榊原等人也拿到了修復過的卡帶,終於聽到後半關鍵的部份,原來是他們在參拜完神社後,依然發生了雷擊、墜谷的意外,顯然破除詛咒和祭拜神社沒有關係,是後來松永和班上的某人起了衝突,失手殺了他之後,他本來也一直擔心會被警察偵訊什麼的,但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甚至他問同學的時候,大家反而一臉狐疑,彷彿這個同學不曾存在過一樣,他這才知道他所殺的就是"多餘之人",也就是"死者",只是他死後,也沒人記得這個人曾經存在過就是了,讓死者回歸死亡,似乎是可以中止詛咒的方法,松永擔心自己有一天也會忘記這件事,才會以錄音的方式留給學弟們。

只是為什麼都沒傳下去呢?

晚餐時,赤澤突然說這一切都要怪見崎鳴沒有善盡自己的職責,扮演好"不存在的人"的角色,要她向大家道歉,哎!這種事道歉有何意義呢?又不是她自願扮演不存在的人,是你們自己沒跟榊原說明遊戲規則,他才會一直去找應該被當作不存在的人的見崎,榊原當然覺得很莫名,勅使也是,當他們正爭執時,一名同學氣喘發作,因為在深山裡通訊不良,千曳老師只好直接載他下山去醫院,感覺好像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

之後,見崎鳴才終於對榊原坦白她和未咲之間的關係,只是因為鳴從小就被領養,就以為兩人是表親,但其實是雙胞胎姊妹,因此她認為詛咒不是從5月櫻木班長遇害時開始,而是從未咲之死的4月就開始了,那時榊原根本就還沒來到班上,所以他不可能是"死者",而且她的義眼能讓她看到將死之人或重病的死亡的顏色,她在榊原的身上並沒有看到那種顏。而她應該是想看看26年前的那張畢業照,來確定究竟當然拍到的死者"MISAKI"是什麼樣的顏色?這麼說來,他們在剛來到紀念館的時候就拍了合照,那只要看了照片就應該知道誰是死者了吧!而見崎說其實她早就察覺到是誰了,正猶豫著該如何開口的時候,勅使就闖進來了,勅使你最好不是"多餘之人"、"死者"啦!

勅使說他本來懷疑風見是"多餘之人",就和他起了衝突,風見從二樓掉落,他就慌慌張張地來找榊原,只是當榊原想要去尋找風見時,卻發現前島被刀捅了,食堂失火了,管理員被殺了,一切都很混亂。

也不知道為什麼望月椋要特地讓赤澤和多佳子聽那捲卡帶,除了他就是"多餘之人"之外,我想不出其他可能性了。

因為赤澤告訴多佳子小學時曾見到和見崎鳴長得很像的MISAKI,認為真崎鳴應該是已死之人,依卡帶中中止詛咒的方法就是"讓死者回歸死亡",於是同學之間竟然開始自相殘殺了起來。而多佳子又透過廣播告訴大家今年的"死者"就是真崎鳴,要大家殺了她,接著就開始展開大追殺了吧!

哎!如果月崎鳴真的知道"死者"是誰的話,為什麼不說呢?都死了這麼多人了!

然後,一個同學就在追殺時墜樓身亡,食堂爆炸又死了一個,多佳子在殺真崎時也死了,真的是,"死者"本來就是已死之人,這麼多人在她眼前死了她還是無動於衷?還是不願說出誰是"死者"嗎?

赤澤執意追殺月崎,也是在發生意外之後,瀕死之際才說出她在一年半前遇過榊原的事,那時赤澤剛失去哥哥,而榊原說他也是?怪,他爸在印度,媽在又是15年難產死的,那失去的又是誰呢?但榊原說他完全不記得了。原來赤澤在醫院探病時就認出他來了,但他卻完全不記得了。

最後,謎底揭曉,"死者"是三神憐子老師,就是榊原的阿姨,確實這屆的學生並沒有多一人,但教職員卻少了一張桌子,而且全校只有他們班級有副班導,所以,三神憐子就是今年的死者"多餘之人"。於是,榊原親手殺了憐子。

結果,8月死了8個學生加2個管理員夫妻,原來他們是高林的外公外婆啊!高林都死了,還被牽連嗎?

最後,也只是結束了這一年的詛咒而已,接下來的來年能來得及阻止嗎?望月和勅使也製作了光牒留給學弟們,但把這樣的訊息告訴心智尚未成熟的國三生是否妥當呢?

整部動畫呢,看著就是一堆懸疑、恐怖、靈異的元素,並不能算是推理,因為沒有邏輯可言,各種死法也是沒有道理可言,到最後合宿時的各種精神錯亂大亂鬥,也是瘋狂集大成,所以,恐怖的氣氛是有的,推理的元素不足。而月崎鳴呢?剛開始真的以為榊原看到阿飄了,因為只有他一個人看得到不是嗎?到後來,又感覺榊原不像這個世界的人,為什麼這麼不聽勸呢?月崎早就發現死者是三神老師了,卻一直守著秘密不說,然後,看著同班同學一個個意外身亡,也是挺冷血的,是對於同學要她扮演"不存在的人"潛意識的報復嗎?就算她說她不忍心對榊原說出三神老師就是多餘之人也是,赤澤泉美那時說這一切都是見崎鳴的錯,似乎也沒說錯!

線上看:http://www.123kubo.com/vod-read-id-43775.html

創作者介紹

記得最初的感動

v484320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